首页 > 文化旅游 > 旅游景点
舒家湾天主教堂:(无收费)
来源:县旅游局 发布日期:2011-01-01 19:18 关注度: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打印本稿〗〖关闭

       四川金堂舒家湾,风景秀丽,沱江从傍流淌而过,背后群山环抱,峰峦重叠。在四川天主教会中,苏家湾是重要的堂口。
   舒家湾天主堂在淮口华兴村。始建于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1902年金堂义和团起义被毁,后又重修。占地面积1648.82平方米,是川西地区最早建立的教堂之一。
   教堂周围原有石筑围墙及7道寨门,墙高3米,现尚断续存在。正面原有门楼、钟楼,均已废毁。保存有石牌坊、礼拜堂及由礼拜堂中分的2个院落。
   石牌坊为中西合璧石质建筑,前有素面栏杆及须弥座基平台,由阶梯式踏道分为两半,面阔16米,素面坊基中部有3个圆拱门。门柱刻半圆形花边,柱斗刻蝶形图案,左右上侧刻葵花图案,门柱两侧有素面半圆柱。外边又有方形小柱。再两边为两侧门,门上刻有3联半圆凸弧,两侧门左右又为2组交错的小方柱和素面半圆柱。总计3个门,6根半圆柱,6根小方柱,排列整齐美观。各柱之上,共同承受上下带平板枋之凹形素面额枋。额枋之上中央部分有5短柱,各短柱间装有花板,短柱之上有4道半圆联栱,栱上刻有“十”字花纹,左右两侧于对应额枋下面6根半圆柱之处亦有同径半圆柱。中间2根兰圆柱有以C、M两字叠压成的图案,再次2根半圆柱有以S、X及X形字叠压成的图案,外侧两根半圆柱为素面。对应于侧门之处有4短柱,上有3道半圆联栱,短柱之间亦为花板。各柱间又有3个外缘枣核形中央圆形,并有“十”字形的装饰。在这一排柱、栱之上又有2道平板枋,枋上则为一高大之素面等腰三角形矗立,两底角直抵两侧第二根半圆柱。其外,各有一花叶浮雕圆球,球上各有短刹。三角形中部有1个大菊形图案。对应中央门柱之处又接立2柱,刻有楹联,柱顶有圆球,球两侧有瓜形圆雕。三角形之顶角上有1圆球,上以十字架结顶。全坊造型庄严大方,雕凿精美,确为一件艺术珍品,现基本完整。
  牌坊两侧各有石墙以障蔽左右院落,墙上有方柱及凹形须弥座。两侧各开有2矩形门,墙顶并有云纹装饰。
  礼拜堂紧靠牌坊垂直建造。横向看为面宽8间29.17米,尾端2间抬高1.5米作为祭坛间。进深3间12.27米,通高7.8米,木结构悬山式顶,石柱前后檐柱方形讹角。金柱圆形,圆柱下有鼓形柱础。柱顶上接与梁架成为一体之锥形木柱。全堂墙壁为石木结构,墙基下层素面,上层内外均作彩绘。凸面须弥座形,座上每间以5根方柱分为4段,装有菱形花饰的槅扇作壁。方柱顶以柱斗承受半圆栱,彩绘“回”字形及“正”字形回文,栱内板壁穿雕葵花纹通风,再上为彩绘平板枋,枋上板壁至金檩,墙与檐檩间以卷棚式板密封,屋顶筒瓦覆盖,均有瓦当。各挑枋均有吊柱,柱端刻有莲瓣纹,吊柱左右与撩檐枋均有雀替,并穿雕有牡丹花饰。礼拜堂内装饰华丽。柱础均彩绘有云纹及莲瓣。各檐柱彩绘有花果、云气、蝙蝠等纹饰。各方柱均彩绘有缠枝菊花。全堂石板铺地,祭台进口处有阶梯式踏道3级,最下一级浮雕有花、鸟及吉祥物。中间祭台进深2间,梁及二额枋均有彩绘,台上供耶稣圣像,后壁有五色玻璃。左右祭台进深1间,左为约瑟,右为圣母,后壁顶端残存9幅壁画,下端各有2块石刻浮雕,左为蔓草寿纹,右为麒麟、福寿等图案。堂内还悬挂法国制造铜钟1口,上铸花卉、十字架等纹饰。
  礼拜堂后端左右各有3间后厅及6间厢房,构成2个院落。后厅木结构悬山式顶,厢房为石木结构悬山式顶,靠教堂大门一端为庑殿式顶,檐下有磨砻完好之石碑各1,碑帽为“二龙戏珠”图案,碑面无文字。厢房前墙为槅扇式壁,木格花窗,裙板板壁;后壁则为石板墙壁。右边院落后面为一池塘,左边院落后之厨房院已拆除,仅1井存留。后侧山坡上尚有1处四合院落,悬山式门楼,筒瓦盖顶,滴水有十字架纹。正是及左右厢房各3间,石柱、板壁和方格花窗。因曾于1902年驻兵,俗称“兵房”,屋内尚有清代成都将军和四川总督所立保护教会财产碑记之残石1方。

      舒家湾天主堂,是1902年以赵镇搬运工人邓成田、三星乡农民周桂廷为首的金堂县义和团起义和战斗过的遗址。1988年被列为金堂县文物保护单位。
考之苏家湾的得名,当与苏怀德及其家庭直接关联。方豪《中国天主教史人物传》载之有苏怀德传记,惜之过于简略,难识全貌。传文云:“苏氏约生于康熙三十年,亦为穆天尺学生,在四川受教育;五十八年,已为四品修士,曾教授生徒十人。在五十九年与六十一年之间晋升司铎。在川省工作至乾隆十一年,此后离川他往。《四川省中国圣职人员录》列其名为第一人,谓离川后不知在何处工作。”
      清代四川是天主教在华传教的重要区域,据不完全的材料统计,嘉道年间,四川天主教徒人数约占全国教徒数25%左右、国籍神父约占34%,传教活动前赴后继、不绝如缕,并且,影响到云南、贵州和西藏等省区,在中国传教史上有着显著的地位。是故,方豪司铎《中国天主教史人物传》上特别注明:“至于同治以前,在川、滇深山幽谷中,以及偷渡到暹罗、槟榔或欧洲秘密攻读神学的圣职人员,为不忍让他们被埋没,本书也收了不少,这是本书的特色。”表明了四川天主教会的地位重要。然而,长期以来,四川天主教会的历史活动名不彰、声不扬。本世纪初,川东教区大修院的古洛东(Gourdon)曾经感叹道:“考究四川圣教来历,向为余之素志。因此,凡关于开教之事力为搜集,已有年矣。惟于1886年教难突起,所有蓄积之书本遗失无余,诚为恨事!嗣后欲再继续前工,又苦无着手。数年之间,几至绝望。”后来,依靠上海教会的支持,古氏编撰了《圣教入川记》,概述四川的传教历史。今天看来,该书尚多不足之处,然而,讲述四川开教历史的也仅有这一本书,令人深感遗憾。
      追溯四川开教历史,当推至唐代。贞观九年(635年),基督教聂斯脱利派(景教)传教士阿罗本来到长安,建立教堂,传播景教(注释1)。由于唐朝容忍和扶持,该教发展迅速,“法流十道,寺满百城”,成为在中国活动的重要宗教。清代前期,四川天主徒由两部分人组成:一是四川的土著居民,一是湖广等地的移民。前者多集中在川西,后者则集中在川东。
      明末,利类思(Ludovicus Buglio)、安文思(Gabrielde Magalhaens)来川活动,曾发展不少教徒。后来,受张献忠农民军的迫害,部分残存的信徒被迫逃到川西的偏僻山区,多集中在天全大川地一带。这里“ 山路崎岖,悬崖峻削,蚕丛汗菜,飞鸟不通。凡有命案重件,只抬来相验,令书役经理其事。地方官有四五年不到者”。(《天全州志》)随后,一些教徒西迁到宝 兴盐井溪,在此建立所谓四川最早的天主教堂;另一部份则沿邛崃山、龙门山等东北行进到崇庆、彭县、绵竹、什邡等地。康熙年间,环境稍安定,个别教徒又从这些县份的山区搬迁到平原地带,并且还延伸到成都周围。是故,1702年穆天尺(Mullener)、毕天祥(Appiani)等人入川后,在成都及周围地区所寻得的天主教徒能较重庆等地尤多。
      川东地区虽然经许缵曾等人的努力,延请穆格我(Claudiusmotel)前来发展教务,信徒有所增加,但是,后来的连年战争摧毁了复苏的教务。这里的 大部份教友均系湖广来川移民。他们集中在以重庆为中心的区域,西延至宜宾,由此发展到云南;东到长寿、彭水,再扩张入贵州;北面多聚居在巴县、大足、邻水、铜梁、乐至和安岳等地。清代中后期,天主教在四川的发展格局只是这基础上的扩张而已。四川天主教徒的这种分布格局也直接导致道咸年间川西北、川东和川南教区的划分。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湖广总督特成额在清查天主教传教活动及教徒时,抓获信徒李大、胡国珍人等。后来,在武陵(常德)李大等人的住宅之中,搜出印刷的《日课》3本、画像1轴,墨像3轴。据李大供称称:3本《日课》是祖父李均临、父亲李又繁所遗留,画像及墨像4轴是祖父托四川峨眉山苏怀德在广东买来。
      乾隆皇帝随即指示:“湖南抚臣李绶拿获天主教案犯李大供,传有给伊父画像、经卷之苏怀德先自广东至楚,闻是眉山人,谅仍在广东、四川等处,并着饬属严拿解京。”
成都将军保宁、四川总督李世杰奉旨严拿,在眉山等地布下天罗地网,以搜寻苏怀德。然据眉州知州蔡宗建禀报:“细查州属地方苏姓民人,共有四十余户,逐一察讯,并无苏怀德其人,各户亦不习天主教,并不知有苏怀德之名,各具结申复在案。”
      后来,四川官府经过多方努力,在金堂县访闻到苏家湾地方,先年曾有信教的苏姓。据知县谌克慎汇报:“查得苏家湾的承买苏姓田地之民人刘斌,讯据供称‘原业主苏洪孝,又名苏怀德,本系广东人,在钦天监学习天主生。雍正年间来至金堂,置有田房。乾隆十一年(1746年),经县访拿,起了天主教画像、经卷,责惩具结改过。十九年(1754年)又奉文查将苏洪孝解回广东。二十一年(1756年),伊子苏文焕卖产归粤,有佃户杨育控县。苏文焕复由楚寻回苏怀德,将田地扫卖与刘斌之叔刘纪元等,苏怀德父子旋即回粤,自后并未来川等语。’并吊验卖契,载有苏洪孝父子名目,惟查原案,因二十六年县署失火被焚,无可查对等情。”
      保宁人等随即在总督衙门档案中找到乾隆十一年金堂县关于苏洪孝事件的详文,内容是“奉上谕查拿潜往各省倡行天主教之西洋人。经金堂县拿获苏洪孝之子苏文焕,起出画像、经卷。讯据苏文焕供:年十九岁,原籍广东人,伊父苏洪孝,先在钦天监学习天主生,原奉天主教,雍正八年(1730年)来川,在金堂县置有田 房。其画像、经卷系已故之北京人穆姓传给。伊父现回广东等”。证实了金堂地方政府禀报材料的真实性。
      由此认为:金堂苏家湾之名得于苏怀德的姓氏,以此冠名。苏氏系广东人当无疑义,方豪引用《四川省中国圣职人员录》云: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苏怀德卒于其故乡广东顺德。在乾隆十一年的禁教风波中,苏怀德虽受到冲击,然继续传教活动。乾隆十九年逮捕解回原籍,并未回粤,而是在川省各地转辗传教。俟至乾隆二十一年才回到广东。李大家所藏画像等物品可能是苏怀德在返粤途中遇见李均临,获悉其要求。随后,他从广州教会账房处领取后托人送至李大家的。
      苏怀德曾在钦天监学习天文,与西方传教士接触较早,在穆天尺(Mullenr)手上晋铎当无问题。疑其入川不是雍正八年,而是在康熙末年,是在穆天尺在山东临清升任主教后,随同入川?
另外,揆之教规,神职人员是不能娶妻生子的。但苏怀德有儿子,是当年特许的破例,还是为了方便传教的掩护方式?不得而知!
      有史料记载:在1902年间,四川的安岳、永州等十几个县普遍发生群众打教堂、抗官军的斗争。其中,规模较大的有5月发生在资阳的由李冈中领导的斗争,他们聚众800余人进攻资阳城,与前来镇压的清军激战竟日;李冈中被杀后,他们又复聚千余人,于6月间捣毁天鼓桥教堂。7月间由红灯教首领曾阿义和廖九妹领导的群众聚集在成都附近龙潭寺、石板滩宣布起事,大败清军于清江镇,乘胜攻占金堂县苏家湾教堂,杀教士、教民数百。此后,红灯教声势大振苏家湾教堂由此没落。
      精美的建筑造型见证了当年的辉煌,彩绘系当地教会于前年集资上色的,目前,苏家湾教堂无神父,每年郫县神学院的神父会不定期的到这里传道。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