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院】社会管理创新中的检察执法优化
来源: 县检察院 发布日期: 2012-07-20 11:38 关注度:

金堂县人民检察院 副检察长  艾加宪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生产力水平实现了快速提高,但社会事业建设与经济发展不协调的问题也日益凸显,特别是社会管理还存在着诸多薄弱环节。推进社会管理创新,是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任务,是适应我国社会结构和利益格局的发展变化,是加强和改进社会管理的必然要求。人民检察院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担负实现社会和谐,建设美好社会的职能,积极参与社会管理创新,不断优化检察执法水平,是检察机关履行职能的重要举措,也是推动检察事业科学发展的新动力。

一、强化诉讼监督,维护公平正义。诉讼监督是检察机关实施法律监督、打击犯罪的主要途径,检察机关在参与社会管理创新过程中,应坚持把人民群众的关注点作为诉讼监督工作的着力点,坚持常规监督与专项监督相结合,进一步促进公正廉洁执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一是全面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执法司法领域的主体政策。坚持区别对待,该严则严,当宽则宽,“宽严有别”,创建“刑事案件繁简分流办理机制”,对案件实行繁简分流、轻重分流,根据办案人员的专业特长、办案能力、办案经验、社会阅历等,将其分成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小组和重大疑难案件办理小组,从而提高办案的专业化程度,提高办案效率,减少诉累。   二是在审查起诉阶段建立“刑事和解机制”。针对轻微刑事案件,办案人员通过做双方当事人的工作,达成民事赔偿部分合理赔偿协议,检察机关经审查认定后可做出酌定不起诉决定,或者提出撤销案件建议,退回公安机关做撤案处理。三是完善“严打长效机制”,坚持对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各种暴力犯罪案件、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犯罪和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等案件的“严打”方针不动摇。四是加强对侦查活动和刑事审判的监督。坚持常规监督与专项监督相结合,重点监督和纠正刑讯逼供、暴力取证、违法采取强制性侦查措施、漏捕漏诉等,提高案件办理的效率和质量。综合运用抗诉及列席审委会、纠正审理违法意见、检察建议、联席会议等监督方式,加强对刑事裁判中出现的定罪量刑确有错误的案件和刑事审判活动程序违法的监督。

二、提高工作效能,推进社会管理创新。当前,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的逐步转型对社会管理提出了创新的要求,检察机关对于社会管理的创新和完善具有重要的规范、促进和制约作用,明确在推进社会管理创新中的效益,切实加强规范和平衡各种社会关系及社会利益的能力。在现有的法律环境下,兼顾做好保障人权与保证案件质量,协调好缩短时效与实现公平正义的关系,确保执法办案又好又快,确实有效地避免“迟到的正义”发生,需要改进执法办案手段,提速办案效率,促进办案效果最优化。一是改变过去轮流办案旧制,在处、科内分设大案组、轻案组、内勤组等小组,实行专类案件专人办理的办案小组制,明确分工、突出责任,提高办案效率。二是寻求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双赢,促进执法办案效果的最优化。坚持从“法律眼”的角度去观察社会事务中每起案件的社会关系,以法律人的思维深入透析,正确认识法律在社会管理中功能的有限性,避免掉入“法律全能”的雷区,在执法办案过程中综合考虑各方因素,分析其背后更深层次的利益与矛盾的冲突事实,辨明是非,有效消除双方的对立矛盾,平衡好各种利益和冲突的关系,促进社会的和谐与安宁,力争达到执法效果的最大最优化。

三、加强检察工作室(点)建设,拓宽检察执法渠道。近年来,不少基层检察院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2009-2012年基层人民检察院建设规划》,已尝试在乡镇、街道、重点社区建立检察工作室(点),在接待来访群众、受理举报控告线索、提供法律咨询以及协助基层党委政府化解矛盾纠纷、收集关于检察机关的意见建议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进一步强化检查工作室(点)建设,拓宽检察执法渠道,是推进社会管理创新力度的重要契机。一是进一步明确检察工作室(点)的职能和性质,即联系检察机关与基层人民群众的纽带,连接检察机关与基层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桥梁,基层人民群众表达诉求的渠道,切实发挥基层检察工作室(点)“五个站”作用,即充分发挥检察工作点“维稳舆情信息的情报收集站、矛盾纠纷化解的前沿站、惩治和预防腐败的前哨站、侦查和审判活动的法律监督站、检察工作的民意测评站”,引导群众依法维权表达诉求和促进检察工作创新发展收到新实效。二是进一步优化检察工作室(点)的运作模式。首先,在检察工作室(点)设置阶段应当突出重点,选择人口较多、社会矛盾突出的地域进行试点,避免盲目设置、浪费资源;其次,不断加强与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联络,在不增加人员编制和运行经费的情况下,加强检察工作室(点)基础设施建设;再次,优化工作室(点)的日程安排,可将检察工作室(点)工作制度设定为巡回的方式。通过上述系列措施,切实加强检察工作室(点)建设,在联系基层、深入基层方面进一步拓宽检察执法的渠道,强化检察执法参与社会管理创新的力度。

四、创新检察执法模式,加强对特殊人群的帮教管理。一是以驻狱检察室为依托,充分发挥检察机关对监狱、看守所等监管机关执法行为的法律监督职能,促进监管场所依法、文明、科学管理,不断提高教育改造质量。二是认真贯彻社区矫正工作有关要求,结合检察工作室(点)的建设,不断探索适应社区矫正特点的检察方式,加强对社区矫正各执法环节的法律监督。三是以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为价值追求,积极与党委、政府相关部门协调,进一步完善刑事被害人救助机制。四是与共青团、学校、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等密切配合,通过“阳光检察”、法制宣传等活动的方式,加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五是大力推进刑事和解工作,针对未成年人犯罪、过失犯罪、情节较轻的初犯偶犯等社会危害性较小的案件,坚持统筹协调、各司其职的原则,与司法行政机关、基层政府和自治组织一道,在被害人、加害人自愿的前提下,教育犯罪嫌疑人真诚悔过,劝解被害人谅解,促成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以民事调解促进刑事和解。六是充分发挥民行检察部门的法律监督职能,积极开展支持弱势群体起诉工作,特别是重点针对农民工讨薪、工伤赔偿等案件,支持农民工起诉,切实维护社会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

   五、合理运用检察执法手段,加强网络虚拟社会监管。近年来,网络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为提升社会生产力、便利公众生活等方面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在为违法犯罪增添了新手段、新方式,导致各类网络犯罪的大量涌现。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受自身职能定位的限制,无法直接参与对网络犯罪的实时监控和一线侦破,这就要求检察机关从检察工作实际出发,从规范网络建设做起,积极通过其他法律监督手段来维护网络社会安全。一是检察机关可合理运用检察建议、纠正违法通知书等法律手段,加强对政府网管部门及公安机关的法律监督,督促相关职能部门切实做好网络监管工作,对已发或预发网络犯罪进行及时的打击或防范。二是对通过网络实施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诈骗、盗窃和“黄赌毒”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可以通过“侦捕诉协作机制”提前介入案件的查办,提高对此类犯罪活动的惩治效率。三是按照中央政法委及高检院要求,加强检察门户网站、网络阵地和网评队伍建设,建立健全与新闻宣传部门沟通、网上舆情监测研判、重大案件事件快速反应、网上舆论引导等机制,设立网络评论员全面监测涉检舆情,参与跟帖讨论,充分掌握正面舆论实情,反面舆论应对主动权,发挥检察机关在参与网络虚拟社会建设中的示范引领作用,营造有利于社会稳定的舆论环境。四是加强网络宣传和日常管理,借助网络平台加强典型案例公开、指导工作,对于法律问题比较典型、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案件,在经过检察机关统一编撰、审核后及时向社会公开发布,说法明理起到普法的作用,增加社会公众对检察机关办案工作的认同,全面提升检察机关的执法公信力。


打印】【 关闭